位置:山西新闻网 > 科技知识 > 正文 >

山西文物认养政策与现实透析:社会力量参与基层古建保护

2019年12月04日 11:16来源:未知手机版

2016春节放假安排时间表,矢野未希子,寻艺网

原标题:山西文物认养政策与现实透析:社会力量参与基层古建保护

修缮后的龙王庙焕发新生。庙墙重新围立,破瓦更换,大殿恢复了原来的规制,檐檩、斗拱重新饰上彩绘,殿前的八角池得到修葺,院内青砖铺地。

11月21日,曲沃县下陈村黄帝庙开工修缮。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

11月15日,山西省临汾市曲沃县下陈村村主任赵永发了却了一桩夙愿。

那天,村里荒废了多年的黄帝庙,久违地热闹了一场。“修缮工程开工仪式”的红条幅下,站了一溜县、镇领导,村里一众老少在台下或坐或立。传说为黄帝埋骨所在地的桥山,在正北五六公里外绵延。

下陈村黄帝庙始建年代不详、几经重修,庙门、窗棂早已丢失,屋顶上冒出荒草。2005年当上村主任后,赵永发几乎每年都在为重修黄帝庙奔走,但高达百万元的修缮资金,对于下陈村的一百来户农民来说,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。

直到今年,曲沃当地一家钢铁企业出资200万,“认领”了黄帝庙。11月15日,这座荒弃了三十多年的庙宇终于得以开工修缮。

所谓“认领”,在山西省级层面亦称“认养”,是在不改变古建筑所有权的前提下,认领人通过出资修缮获得一定年限的使用权,并担负古建使用期间的养护责任。

2010年,在时任曲沃县文物局局长孙永和的推动下,曲沃率先在山西试行古建筑认领,发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。下陈村黄帝庙之前,曲沃已有9处古建被企业或个人“认领”。

有鉴于此,2017年4月,山西省文物局在全省推行文物建筑认养政策。据不完全统计,山西境内已有88处古建筑得到认养。今年10月29日,山西省文物局联合省工商联,在晋城高平举办了第四场认养推介会。

面对山西数以万计亟待修缮养护的基层古建,文物认领政策能否成功铺开、基层古建保护的困境是什么、问题解决的出路何在……在曲沃推行古建认领9年后,答案似乎也有了进一步的昭示。

“里面的草已经长到腰那么深了”

没人知道下陈村黄帝庙的始建年代。从镶嵌在大殿的碑刻来看,这座庙宇最早于明万历十九年重修,到清代又经历了几次修葺。

孙永和告诉新京报记者,据史料记载,大殿两旁原有娘娘庙、关帝庙,对面的戏台两边各立一座钟鼓楼,东西还各有三间厢房。但这些到1969年生的赵永发记事时,早已经不存了。

孙永和介绍,抗战期间,黄帝庙曾作为中共曲沃地下县委的粮库,新中国成立后,是村生产队的粮库和打麦场,1987年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(下称“县保”)。但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,庙宇空置,无人管护,就连献殿内侧的石柱础也被人盗走了。

曲沃地处山西中南部,县境南北长不过30公里,东西宽只15公里,遍布城乡的古建筑却有260多处。孙永和说,曲沃县长期以来是个“吃饭财政”,只能保运转、保吃饭、保工资,实在无力修缮大量像下陈村黄帝庙这样的古建。

孙永和介绍,中国文物保护修缮经费长期以来是“分级管理、分灶吃饭”,各级文物的保护经费主要由本级政府承担,这让山西两万多处市县保、未定级古建只能依靠基层政府有限的财力、人力管护。

孙永和担任文物局长期间,曾多次向上级单位争取修缮资金,“多哭的孩子多吃奶。”但由于山西省文物众多,即使是国保文物,国家划拨的资金也有限,诸多市县保能从上级争取到的财政补助更是杯水车薪。

孙永和说,过去,祠堂有家族打理,寺庙有居士照管,但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这些古建多作为校舍、粮库、村委办公室使用,有的索性被改造成磨坊和菜场。改革开放后,这些古建受到的关注减少,只能靠政府一己之力承揽起保护职责。

基层古建因缺乏修缮资金,长年破败乃至消失,不只是曲沃一地面临的问题。

据山西省文物局的统计,山西现存古建筑28000余处,全国元代以前的建筑超过80%集中于此。11月18日,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赵曙光坦承,山西5600多处市县保古建,只有约十分之一因有学校或大队入驻,还处于有人看护的状态,其余的若处在田间、山野,自然损毁甚至遭文物贩子偷盗的事情,时有发生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xiyu.com/kejizhishi/4193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